熱點新聞網

熱點新聞網
溫情的網絡社區平臺

“網紅”號召力并非萬能 靠短視頻賺錢也沒那么容易春花秋月何時了詞牌是

  靠短視頻賺錢,春花秋月何時了詞牌是也沒那么容易

  “網紅”的號召力并非萬能,他們也會做虧本生意,受眾的“口味”很難把握

  本報記者 陳偉斌 黃小星

  蜜蜂王國龐大而隱秘。在季海友的院子采訪,一聊起蜜蜂,老人的興奮感溢于言表。他掀開蜂箱,指給我們看上面一只體型健碩的蜜蜂:“這就是蜂王……”

  話音剛落,季海友聽到聲音不對,趕緊喊站在一旁的楊兵離蜂箱遠一點。但還沒等楊兵邁出幾步,一只蜜蜂蟄到他的嘴唇,另一只則襲擊了他的后脖頸,疼得他眼淚都下來了。

  一旁的蘭滔則趕緊跑開,躲避一只對他窮追不舍的小蜜蜂。

  楊兵和蘭滔是余超念書時認識的好友,分別來自貴州和湖南。去年,他倆都來到浙江龍游,找到余超學習養蜂,希望復制銷售模式,再回鄉發展,帶動家鄉人脫貧致富。

  以前賣不動,現在供不應求

  “我的家鄉生態環境很好,加之我看好蜂蜜市場,認準這種模式在家鄉也能有所發展。”2018年6月,楊兵下定決心,從貴州黔東南州來到龍游。

  他原本在老家凱里做淘寶服裝生意,雖說生意時好時壞,但每月算下來有五六千的收入,在當地也算不錯。可在了解到余超的經歷后,他更動心了。

  蘭滔也相信,家鄉平江的生態環境以及農村面貌和龍游很相似,只要肯吃苦,他也能像余超一樣,走出一條特色之路。

  余超很樂于將自己的經驗傳授給他們,在他看來這并非競爭,而是一種傳播。

  “我的優勢是自己養蜂,比起網上很多借蜂場賣蜂蜜的,消費者更信任我”。自己走通了這條路子,余超開始琢磨著如何拓展內容,并且帶動身邊的蜂農們,一起走在線銷售的路子。

  季海友自家出產的蜂蜜、蜂蠟、蜂皇漿等產品,如今銷售到全國各地,遠的賣到內蒙古、東三省。這是季海友過去怎么都想不到的,“以前常常賣不動,現在不僅供不應求,價格也高了不少。”

  這讓余超開始把周邊幾家主要的養蜂家庭都囊括進自己的平臺,原本困擾蜂農的銷售渠道問題,逐漸解決。

  “網紅”的號召力并非萬能

  許莉霞成了“網紅”,卻并不輕松。

  “我們自己過得還不錯,總想著幫幫身邊的人。”在許莉霞家旁,是一家榨面廠,榨面廠的老板娘大著肚子,還要馱著幾大包榨面,騎電動車去城里送貨,“她到預產期了還在干活,最后超過預產期幾天了,她自己騎著電動車,去縣城把娃生了。”他們的艱辛,許莉霞看在眼里,她計劃在自己的網店上架榨面,幫幫鄰居。

  但“網紅”的號召力不是萬能的。去年,父親所在村里的桃子滯銷。許莉霞通過視頻賣桃,幾千斤桃子很快售出。沒想到,接下來,打包發貨都是難題,沒有幫手,沒有經驗,許莉霞和丈夫只好一個個地把桃子包好,成本大增,“外面給果農的收購價是2塊錢一斤,我們算下來成本就到了3塊多,”最后,夫婦倆虧損嚴重,她連自己舅媽家的桃子都沒能收購,這讓她至今過意不去。

  靠短視頻賺錢并不容易,需要把握受眾的“口味”:“有時花好幾天精心拍的視頻都沒人看,和女兒隨便啃幾節甘蔗,點擊量可高了。”

  余超他們都遇到過被平臺“降級”的經歷——他們需要為自己發布的信息擔責并保證信用。楊兵的第一條視頻就獲得了百萬點擊,但隨后拍攝的一條蘸著蜂蜜吃辣椒的視頻,最終不僅沒能被審核通過,還被平臺降級,“這給我們敲響了警鐘,不能為了點擊量啥都發。”

  流量高的一年平臺給上百萬分成

  在短視頻平臺上奔跑的,并不只有余超、許莉霞。這些新興平臺,帶給三農從業者新的希望。

  “我們有幸福鄉村帶頭人模式、快手家鄉好貨計劃,發掘有能力的鄉村創業者和中國鄉村特色物產,通過提供線上線下商業和管理教育資源、流量和品牌資源等,促進鄉村產業發展、經濟發展、增加在地就業機會,助力鄉村振興。”快手平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。

  據統計,僅快手平臺,全國貧困縣的賣家人數約115萬,年度銷售總額達到193億。

  2018年,快手家鄉好貨項目幫助28個縣(其中17個國家級貧困縣)銷售了至少50種當地特色物產,銷售額超過千萬,推動當地產業扶貧和自我造血,受益貧困戶達1108戶,受益用戶上萬人。

  去年9月23日,在首個中國農民豐收節上,今日頭條公布了平臺三農創作者的多維度畫像。

  畫像顯示,農村、農民、脫貧、振興,是2018年最常出現在三農創作者標題里的4個關鍵詞。

  畫像基于平臺3.2萬名三農創作者,每100位今日頭條三農創作者,就有13位來自貧困縣。

  2018年至今,今日頭條三農創作者已發布120萬篇圖文和視頻,這些三農信息廣受歡迎,累計創造了500億次閱讀量和播放量。

  由于三農信息在今日頭條平臺廣受歡迎,三農創作者們也獲得了不錯的流量分成收益:僅2018年8月,120人月入過萬;最高者一年通過平臺分成就超過100萬。

  “知識付費”成為大家接受的觀念

  打開快手、抖音等一些當下流行的網絡平臺,助力三農的教學、實踐內容正不斷興起,種類繁多,且不斷更新迭代,適應更多人的需求。

  特別是技能類、知識類內容在短視頻平臺的占比明顯處于上升狀態——它的一端是很多細分領域“專家”,有大量知識、經驗和技能,其中不乏一些靠自己摸索創業成功的“草根”;另一端是渴望系統化、低成本學技能的學習者,以此自我“精準扶貧”。

  蘭滔告訴錢報記者,如果去一些機構報名學習養蜂技術,不僅有門檻,花費也比較多,這筆費用會影響到他的生活。但通過網絡平臺,他可以找到提供類似培訓內容的發布者,接受線上甚至線下培訓,門檻和費用都很低,甚至可能免費,“這對很多人有著非常大的吸引力。”

  據統計,僅快手平臺,涵蓋農業、技工、電商、教育等各行業的渠道上,每天都有數千個學員在學習,已有了兩千多位老師、25萬多個學生,累計幫助老師獲取了超過千萬的收入,平均每門課帶給老師一千多元的收入。

 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在這些平臺上,“知識付費”已經成為大家接受的觀念。

  借助網絡平臺,這種自我學習正快速浸潤到城鎮、農村,助力三農人群。

  可以說,這是另一種“知識改變命運”。

  這,也正是像許莉霞、余超、楊兵、蘭滔等致力于在農村廣闊天地奮斗的追夢者們,所期待的美好未來。

分享:

評論

北京28彩票